慕晨晨晨w

cos||sujr||红蓝盛世||牛鹿||漫威||魔戒||欧美||二次元||盗墓||古剑二||剑三

【瑟莱】My Little Princess (性转paro)

密林牌姨妈巾hhhhh

向月葵:

提醒:


1.叶子暂时性转,但内里纯爷们,以后他会变回来的。


2.瑟莱cp向不拆不逆HE


3.不知道有没有H,但肯定没有女体H


 


Chapter 1


  瑟兰迪尔茫然的看着陶瑞尔,甚至忘了把怀里影响形象的东西先放下。陶瑞尔以几乎同等程度的茫然回看她的国王,两人在王子房间紧闭的大门外面面相觑。


 “陶瑞尔,你再说一遍,莱戈拉斯他……怎么了?”


  好吧,再说一遍就再说一遍,不过陛下你要不要把你手上的枕头先给我拿?


  今天只是幽暗密林里平常的一天,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同之处,那大概是…王子再一次出门前最后一次参与巡视密林的小队任务。


  几十年前王子在渡鸦岭上愤然出走后的一个月里,整座森林没有精灵敢看王的脸色,理所当然的,也没敢问王子离家的原因,直到一年后莱戈拉斯毫无预兆的回了家,幽暗密林才算是彻底解冻。


  从此国王的心情指数曲线跟着王子的归家行程表开始了周期性的变化。在王子再次离家的前夜,一众精灵战士在国王的低气压下迅速放弃了节操,将最近的一条巡逻路线推给了莱戈拉斯。


  可是巡逻至少要两人一组。


  于是只有密林好队长·王子好青梅·习惯性背锅·陶瑞尔顶着国王凌厉的眼刀一如既往的和莱戈拉斯搭档开始了今天的任务。


  如此坚固的友情,简直感动中土。


  但是陶瑞尔决定这样下去不行,她必须跟莱戈拉斯谈谈,关于他为什么十几年回一次家还不老实的呆在王宫安抚那头狂暴的精灵王非要出来巡逻,哦,还是晚班。


  但委婉的旁敲侧击对一个生性干脆利落的女战士实在太过困难了,斟酌再三,陶瑞尔谨慎的问:“莱戈拉斯,你和陛下又闹别扭了吗?”


  陛下白天处理政务,王子夜间巡视森林,逃避的意味实在太明显,难怪陛下气的咬牙切齿。 


  而且还不敢追问,生怕王子彻底翘家。


  前面在树枝上轻盈跳跃的莱戈拉斯听到问话,身形一顿,放慢了速度,半侧过身回头看她。


  然后陶瑞尔眼睁睁的莱戈拉斯脚下一滑,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从树上掉了下去。


  ……这不科学!莱戈拉斯从会爬开始就会吊在榉木婴儿床上炫技了!


  她僵在树上,朝下轻声叫:“莱戈拉斯?”


  没回应。


  陶瑞尔赶紧跳下来,看到莱戈拉斯半伏在树根下,一头淡金长发在昏暗的夜色里散发出朦胧的光亮,她担心的几步冲过去扳起他的肩膀:“莱戈拉斯?你没事……吧!?”低声询问的尾音拔高,几乎成了一声尖叫,身经百战的红发精灵也没有抗住此等精神冲击。


  她的视线只是离开了几秒钟而已!发生了什么事情!?姑娘你谁?!


 “陶瑞尔……”金发蓝眼的精灵少女喃喃着她的名字,无辜又惊恐的回视她,两人惊慌对视,熟悉的面容与不熟悉的身体线条让陶瑞尔的镇定崩了一地。


  陛下请不要瞪我,我真的不知道莱戈拉斯怎么了,不过就目前情况来看,我们得把“他”改成“她”才可以。


 晚饭前瑟兰迪尔已经结束了一天的政务,虽然他儿子大概仍执着的在外巡逻未归,但他希望如果真的逮到莱戈拉斯,不至于因为公文没有处理完的原因前功尽弃。


  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


  排除了一切不安定因素的林地国王优雅的站起身,决定去自己的房间前散个步。从莱戈拉斯出生到成年后的极长一段时间他们同床共枕,直到王子的叛逆期姗姗来迟坚决要求独立,他才允许莱戈拉斯搬到了自己的隔壁。


  于是现在他站在莱戈拉斯卧室外,瞪视着沉重紧闭的雕花木门,怒火熊熊燃烧。


  他果然逮到了不走寻常路翻窗进入卧室的儿子,但他儿子的卧!室!里居然还有另外一个女!性!精灵的气息!


  瑟兰迪尔咬着牙在门口站定,尽量温和的轻唤:“莱戈拉斯?你在里面吗?快要吃晚饭了。”


  门里顿时一阵混乱,然后是他儿子似乎被什么东西闷着传出来的变调模糊的声音:“抱歉,ada,我感觉有些不舒服,今天可以不去吃晚饭吗?”


  无法抑制的想到了莱戈拉斯和某不知名精灵一起蒙在被子下的情景,瑟兰迪尔死死握着门把手,觉得自己也许应该识相一点,自动走开。但是有一口不知名的闷窒之气堵在胸腔里,催着他再度敲了敲门:“不舒服的话应该叫医师来而不是躲在房间里,我进去了?”


  至少他应该有资格看看可能成为自己未来的家庭成员的那位勇气可嘉的女精灵是谁吧!


  瑟兰迪尔径自推开了房门,然后飞快的一歪头,闪过了直直砸向自己脸的枕头。


  可惜第二个枕头紧接着第一个飞到了,柔软的枕头仿佛挟着千钧之力,以一个顶尖弓箭手所能达到的力度与准头准确无误的糊了国王一脸,直接把他撞退半步,出了房间。


  房门被随后出来的陶瑞尔带上了。


  瑟兰迪尔把枕头抱好,眼睛缓缓地移向了红发的女精灵,脸上神色不动。


  忠诚的女卫队队长一个激灵,直接跪了。


“所以,你是说,我的儿子他…突然…变成了女儿?”瑟兰迪尔偏着头,有些艰难的总结。  


  国王陛下默默地消化了一刻这一惊人的事实。


  很好,现在他确认莱戈拉斯和陶瑞尔刚才是清白的了。


  满意的点了点头,瑟兰迪尔垂眼,淡声吩咐:“去通知加里安,将王子明天要带的行李准备好,再送两份晚饭到我的房间。”


  陶瑞尔应声而去,但她有些疑惑,也有点担忧,莱戈拉斯现在这个状态,还能走成吗?她悄悄回头,看着王重新推开门,闪进了王子的房间,又不自觉的放下了心。


  如果殿下真的出了事,最着急的肯定是陛下,眼下的情况再棘手,陛下也肯定能解决的。


  瑟兰迪尔走进房间,把两个枕头放回原位,试探着拽了拽紧紧裹在一起的一团被子。被子底下传来莱戈拉斯闷闷的低叫:“ada你快走开,不要看我!”


  他索性直接坐到床边,半个身子都压到那团被卷上面耐心的拉扯:“出来吧tithen lass,让我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然后我们好想办法解决它。”


  被卷松了,瑟兰迪尔得以把自家儿子从里面扒拉出来,仔细打量。


  仍然是看了几百年的精致面容,五官依旧,但轮廓稍有变化,少了几分少年的英气,线条变的更加柔美,皮肤一如既往的白皙光洁,海蓝色的灵动大眼现在游移不定,就是不敢看他,红晕从耳尖一路染到脸颊,正顺着脖颈蔓延向下…嗯,胸前多了些不该有的部件,那么…


  莱戈拉斯死死压抑着羞愤瞄了自家父王一眼,顿时被瑟兰迪尔不怀好意的溜向被子下的眼神气的眼冒金星。他恶狠狠的把被子从腰间拽到肩上,没好气的问:“您看出什么来了吗?”


  瑟兰迪尔听着莱戈拉斯抑制不住的磨牙声,笑睨了他一眼,总算正经了起来:“你的气息非常正常,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我一定不会相信你的身体发生了这样奇异的变化。你们有没有遇到过不寻常的事情?”


  莱戈拉斯摇摇头:“回来的路上我已经仔细的回想过了,和陶瑞尔讨论,她也是这么认为的。”


  瑟兰迪尔安慰的摸了摸他的头:“现在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吗?”


  莱戈拉斯沉默了。


  瑟兰迪尔的脸色严肃起来,沉下声音:“tithen lass?”


  小王子垂下头,脸颊重新漫上血色,声若蚊呐:“肚,肚子,有点疼…”


  …………


  陶瑞尔被紧急召回。


  搞懂了前因后果的女队长脸色爆红,抖着声线向国王和王子科普完女性生理健康常识后飞快的逃出了房间。


  状态迅速恶化的小王子已经被连人带被抱回国王的寝室,缩在厚实的被子里,捧着热气腾腾,不知道万能的加里安从哪里翻出来的红糖水瑟瑟发抖。


  一阵一阵的痛楚涌来,让莱戈拉斯感觉非常不好,这种钝痛不像刀剑伤口淋漓干脆的疼,而是带着黏稠的冰冷感觉,小腹处沉沉的下坠感让他宁愿赤手空拳的对上一堆奥克斯,也不想再忍受这种尴尬。


  瑟兰迪尔端着碗坐在床边,倾身看着面无血色的小脸心疼的皱眉,轻声哄劝:“tithen lass,最后一口了,吃完它。”


  莱戈拉斯勉强吞下最后一口粥,有气无力的倒回被子里。


  瑟兰迪尔把餐具放在床头柜上,也掀开被子钻了进去,把手脚冰凉的孩子捂在自己怀里暖着,温热的大手轻柔的按摩冰凉的小腹。半晌,怀里金色的脑袋拱了拱,蹭着他的下巴,找到个舒服的位置,不动了。


  国王一动不动的躺着,听着细细的呼吸渐渐的由不稳到绵长,也闭上了眼睛。


  他的孩子没有如此亲密依赖的靠在他的怀里,已经很久,很久了。


Tb也许没有c


 别问我精灵有没有生理期,我不知道。


 这是lo主被【你们懂】逼疯之后的产物,让叶子莫名滑倒,神奇变身的邪恶力量就是我的怨念,嗯。


 其实写了这么多我只是想表达,红糖水好难喝,而且对生理痛并没有什么卵用【手动再见

评论

热度(149)